网站地图
  • 电话:4008-888-888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纪实摄影 >

“ 挪用”中国传统:当代摄影艺术

文章作者:极速分分彩 上传时间:2019-04-05

  “借山描景”当代摄影展3月22日在广州当代美术馆开幕 金羊网 记者宋金峪摄

  1839年8月19日,摄影术在法国诞生。虽然摄影的历史并没有绘画、雕塑等传统艺术门类的历史悠久,却在不到两百年的时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从照相机的取景框中,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随着摄影技术在各种新媒体介质上的普及应用,传统的专业摄影似乎又走到了一个新的关口:当代摄影向何处去?

  3月22日,由知名艺术家、策展人、广州当代美术馆联席馆长王庆松主持策划的“借山描景”当代摄影展在广州当代美术馆开幕。在这次展览中,13位艺术家巧妙“挪用”中国传统山水画风格,通过摄影手法展现出他们眼里的“另类”山水景观——这也许是当代摄影艺术发展的新方向。

  借山水抒情言志,是中国特有的文化传统。山水文学、山水绘画中“天人合一”的和谐与宁静引人入胜,即便在天地自然母体不复当年的21世纪,山水依然是中国艺术家最重要的文化基因。

  3月22日在广州当代美术馆开幕的“借山描景”当代摄影展里,13位艺术家巧妙“挪用”传统山水画风格,通过摄影手法展现出他们眼里的“另类”山水景观——你看到的不是什么风光大片,而是艺术家对山水文化的玩味、缅怀或忧思。你能看到山水文化在当代艺术领域的“流变”,中国传统文人画的审美和摄影艺术家们面对世相的千愁百绪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图景。

  一张照片带火一个地方。在互联网强大的传播下,精美的摄影作品对于一个地方的宣传效果毋庸置疑。婺源、林芝一个个小地方成为“网红”,重庆、桂林一个个老牌景点再次“翻红”。“红”带来的是游客,更是线日,州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王朝友在接受采访时谈到,近年来,恩施各级政府及各种商业机构对摄影的作用认识越来越深,举办的摄影赛事很多,这不失为一种征集图片、进行宣传的最佳方式。但在进行赛事启事制作时,举办方一定要依据《著作权法》,把图片用于哪里不能用于哪里进行清晰的界定。这对于赛事举办方和摄影师双方来说都是一种保护。

  哈姆丹国际摄影奖发起于2011年,最终大奖获得者可获得12万美元奖金,而《国家地理》年度比赛总冠军的奖金仅1万美元。哈姆丹奖门槛不高,年满18周岁摄影师都能报名,参赛作品要求由参赛者本人以数码相机或胶片感光拍摄,因此吸引了大批摄影爱好者参加。

  自古以来,中国的山水文化之所以如此之盛,既是天地景观的功劳,更离不开艺术家们“寄情山水”的“情”。

  “情”者,情绪、情感、情怀、情操、情趣、性情也。不同的人面对风景,情有所不同,抒发出来,便显现出各人各异的文化性格和审美水准。

  王庆松策划“借山描景”当代摄影展,选取了13位艺术家的12组作品进行展示,他希望观众更多地关注艺术家倾注在作品中的情感,而不是具象的风景。

  借山描景,借景抒情。展览中,艺术家们的作品都或多或少地借鉴了传统山水绘画的表达方式,并以多元的创作手法描绘了他们心目中的山水景观——即便山水只剩下魂魄,也要让它跃然纸上。

  “通过摄影回溯传统山水绘画,以一种新的纪实态度表达生活经历及所见,同时也是一种新的观看方式的尝试。”王庆松介绍,参展作品既是对过去的乡愁,及历史长河中人类文明进程的记录和发问,同时也是对当代风景摄影之边缘的新的探索。

  王庆松坦言,这次展览绝不是模仿传统山水画的摄影作业,它要表达的是身处都市生活中的艺术家对山水景观、对传统文化的思考。

  在这次展出的作品中,知名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姚璐带来的三幅《中国景观》系列数码风景摄影作品,曾斩获多项国际大奖。这些作品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传统山水画的复制品,走近细看其中细节,才会发现所谓的山,其实是建筑工地上的垃圾山,它们被绿色防尘布所覆盖,连绵不绝。头戴安全帽的工人取代了士大夫和渔人樵夫,行走在“青山绿水”间,惊破了梦幻与想象。

  姚璐用丑陋的内容营造出一种美的错觉,给人带来情感上的巨大冲击。防尘布作为一种新的审美(丑)对象,成为城市过度开发的符号。

  “姚璐(对宋代绘画风格)的挪用激活了传统,但更重要的是激活了现实,激活了对于现实的认识与想象。”摄影评论家顾铮评价,姚璐与传统对话,醉翁之意却是在当下现在。

  在展览开幕式现场,姚璐同记者讲起这个系列作品的创作经历,其实是边创作边思考的过程,最开始面对垃圾山和防尘布时,他想做的只是记录,记录中国人的喜新厌旧。后来,他慢慢发现,人们丢弃的不是垃圾,而是传统文化。作品仿宋画呈现出壮美的结构,意在探讨如何在快速发展的时代,重新考虑对传统文化拾起尊重和保护。

  同样“另类”的山水图景出现在另一位参展艺术家杨泳梁的作品中。这位来自上海的年轻艺术家以摄影拼贴画著名,他的创作一直贯穿着对城市化的思考。此次展出他带来的《川流不息》等三件运用4K技术制作完成的影像装置作品,其中,全景山水被现代城市建筑和建设工地侵蚀殆尽,汩汩倾泻的瀑布与河流引导观众全情浸入这一人造幻境。在艺术家塑造的山水大观里,山不是山,而是层叠耸立的现代高楼,郁郁植被也由建筑起重机及电线杆替换,延续了杨泳梁独具个人风格的视觉语言。

  “当代艺术不一定要追求轰轰烈烈,最好的效果是像绣花针一样持久地刺痛这个时代,引起人们对生存环境的关切和反思。”王庆松说。

  通过上述技术分析,大家对于华为P30系列在手机摄影技术方面的突破,应该有了更深的了解,想要亲身体验华为P30系列“夜视仪”、“望远镜”级摄影体验的朋友,不妨关注下4月11国内发布会,相信无论价格还是产品,都会给大家带来意外的惊喜!

  来自广东肇庆的参展艺术家张兰坡是近年来活跃于摄影创作领域的新锐。这次展览中,张兰坡带来《一块玻璃》及《韶光》系列共三幅作品,通过摄影与绘画的融合,呈现出一幅幅直逼生命尽头的死亡图景。

  在《一块玻璃》中,张兰坡以万米之上的飞机舷窗为“画布”,从透明的玻璃窗看出去,云海隔开了雾霾和红尘,但同时也充满了可以致死的低温和辐射。艺术家所要诉说的是,人们所向往的壮丽远景和诱人天宇,其实是无边的绝地,但好在我们有一块钢化玻璃,保护了知情者,也让不知情的虫儿们前赴后继地殒命其上,并不容置疑地将我们和世界一一剥离。

  通过摄影艺术探讨生死、永恒的话题,艺术家颜长江和肖萱安联合创作的《归山》系列影像也是绕不开的佳作。

  【TechWeb】4月1日,一场名为“爱信不信”的小米9周年米粉节中国区总裁直面会在北京举行。小米集...

  《归山》曾获2011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评委会特别奖。在这一系列作品中,艺术家让一个个野生动物标本包括豹子、鹤、猴、鹿等回归山林,但事实上它们早已失去生命,归山其实意同死亡。

  生命有尽头,而天地亘古。《归山》内在的悲剧力量,首先蕴藏在艺术家放置动物标本这一行为艺术中,其次在于艺术家对动物回归后的场景进行拍摄——当动物们以标本的形式回归大自然,它们已然超越了时间,获得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永生。

  在颜长江看来,《归山》想要说的就是重回人类的本源,而且是站在一个巨大的空间和永恒的时间里去思考人的走向的问题。

  摄影评论家藏策认为《归山》这组影像,超越了再现的层面,也超越了图像本身,而成为了哲学家伽达默尔所指称的“象征”。

  SVAKOM司沃康入驻天猫超市,消费升级下高质量情趣生活成刚需

  王庆松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于北京。摄影艺术家,韩国综合艺术大学客座教授,成都当代影像馆艺术总监。组织策划首届和第二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曾参加上海双年展、威尼斯双年展、韩国光州双年展、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作品被纽约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美国盖蒂美术馆、英国V&A、日本森美术馆等40多家国内外知名美术馆和基金会收藏。

  金羊网:这次展览是广州当代美术馆摄影中心的开馆首展,您是如何想到“借山描景”这个主题的?

  王庆松:这个是我们多方讨论的结果,广州当代美术馆位置优越,就处在广州城市CBD核心,如何利用这么好的地方,做一个对大众有益而又凸显艺术性的摄影展,我们从去年底开始筹划。“借山描景”这个主题想必很多人都容易接受,中国人对山水是有情感的,无论是传统绘画也好,文学也好,山水人文,借山水抒情,是一个传统的脉络。当代影像艺术当然绕不开这个文脉。艺术家们在作品中抒发各种情感,包括对城市化的思考、对山水景观退化的失落、对传统文化的守望等等,通过一种景去描述自己的一种心情,而不是普通意义的风光照。

  金羊网:展览的作品多少都有点仿传统山水画的痕迹,这种艺术表达手法如何超越形式抵达思想?

  王庆松:首先,艺术家对景观一定要有感情,要有真切的感受。如果仅仅是一种形式化、作业式的表达就没意思了。摄影很现实,这意味着影像作品要达到艺术的高度就必须加入艺术家的个人情感和审美趣味,否则的话,摄影还不如绘画、观念艺术的效果来得直接。

  新闻摄影贵在现场抓拍鲜活、生动的细节瞬间,让照片里的人和物通过细节生动起来,与读者面对面地交流,用视觉语言告诉读者,打动、感染读者,这也是新闻摄影视觉传播的本质和意义。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金羊网:印象中广州很少见这样高水准的摄影展,作为策展人,您对展览的效果有什么期待?

  王庆松:这次展览我们和艺术家们积极合作,用主观的态度摒弃了大众对具象事物传统客观的认知,呈现出悠远而现实的作品,以及山水与城市景观的超现实表达。把这个展览放在位于集商业和文化于一体的多功能现代都市中心的广州当代美术馆,就是希望能极大地活跃本地摄影文化气氛,和民众产生互动链接,推动广州当代影像艺术的发展。

  2018年,智能手机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各家都在探索全面屏的呈现方式以及关于摄影和快充的新技术。2019年,智能手机行业还是会聚焦摄影,而旗舰系列则会率先迈进长焦时代。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随着人们法制意识的增强,我州摄影作品维权案件越来越多。薛勇所在的湖北雄视律师事务所于2015年正式组建了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专业团队。自成立以来,已受理了几十起类似法律纠纷。其中,在图片著作权案件中,有50多幅摄影作品被侵权。通过法律途径,作品的作者都得到了应有的法律保护,每幅作品获得了1万到几万元不等的赔偿。

  “借山描景”当代摄影展3月22日在广州当代美术馆开幕 金羊网 记者宋金峪摄

  1839年8月19日,摄影术在法国诞生。虽然摄影的历史并没有绘画、雕塑等传统艺术门类的历史悠久,却在不到两百年的时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从照相机的取景框中,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随着摄影技术在各种新媒体介质上的普及应用,传统的专业摄影似乎又走到了一个新的关口:当代摄影向何处去?

  3月22日,由知名艺术家、策展人、广州当代美术馆联席馆长王庆松主持策划的“借山描景”当代摄影展在广州当代美术馆开幕。在这次展览中,13位艺术家巧妙“挪用”中国传统山水画风格,通过摄影手法展现出他们眼里的“另类”山水景观——这也许是当代摄影艺术发展的新方向。

  借山水抒情言志,是中国特有的文化传统。山水文学、山水绘画中“天人合一”的和谐与宁静引人入胜,即便在天地自然母体不复当年的21世纪,山水依然是中国艺术家最重要的文化基因。

  3月22日在广州当代美术馆开幕的“借山描景”当代摄影展里,13位艺术家巧妙“挪用”传统山水画风格,通过摄影手法展现出他们眼里的“另类”山水景观——你看到的不是什么风光大片,而是艺术家对山水文化的玩味、缅怀或忧思。你能看到山水文化在当代艺术领域的“流变”,中国传统文人画的审美和摄影艺术家们面对世相的千愁百绪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图景。

  自古以来,中国的山水文化之所以如此之盛,既是天地景观的功劳,更离不开艺术家们“寄情山水”的“情”。

  “情”者,情绪、情感、情怀、情操、情趣、性情也。不同的人面对风景,情有所不同,抒发出来,便显现出各人各异的文化性格和审美水准。

  王庆松策划“借山描景”当代摄影展,选取了13位艺术家的12组作品进行展示,他希望观众更多地关注艺术家倾注在作品中的情感,而不是具象的风景。

  借山描景,借景抒情。展览中,艺术家们的作品都或多或少地借鉴了传统山水绘画的表达方式,并以多元的创作手法描绘了他们心目中的山水景观——即便山水只剩下魂魄,也要让它跃然纸上。

  “通过摄影回溯传统山水绘画,以一种新的纪实态度表达生活经历及所见,同时也是一种新的观看方式的尝试。”王庆松介绍,参展作品既是对过去的乡愁,及历史长河中人类文明进程的记录和发问,同时也是对当代风景摄影之边缘的新的探索。

  王庆松坦言,这次展览绝不是模仿传统山水画的摄影作业,它要表达的是身处都市生活中的艺术家对山水景观、对传统文化的思考。

  在这次展出的作品中,知名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姚璐带来的三幅《中国景观》系列数码风景摄影作品,曾斩获多项国际大奖。这些作品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传统山水画的复制品,走近细看其中细节,才会发现所谓的山,其实是建筑工地上的垃圾山,它们被绿色防尘布所覆盖,连绵不绝。头戴安全帽的工人取代了士大夫和渔人樵夫,行走在“青山绿水”间,惊破了梦幻与想象。

  姚璐用丑陋的内容营造出一种美的错觉,给人带来情感上的巨大冲击。防尘布作为一种新的审美(丑)对象,成为城市过度开发的符号。

  英国摄影评论家苏珊·布赖特说:“风景摄影的复杂性,从一开始被当作最直接的艺术类型时就不容低估。”(苏珊·布赖特,《摄影作为艺术》,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3,P49)在生态遭受严峻挑战的当代,对于风景的视觉处理,既是一种对于自然的书写,也是一种生态观的表达。对于优美的自然的赞颂,并不是面对无论是壮观的还是清丽的景观的视觉上的逢场作戏,而是一种对于正在缺失、变得支离的自然的惋惜的赞叹。人类往往会通过赞颂的方式来表达愤怒,因为只有人类才具有如此操作自己的情感的能力。或许,他们把好的事物加以强调与突出,也是意味着对于坏的事物的鞭笞了。在王达军的风景摄影中,我们或许可以发现,理解文化也可以通过理解自然来实现。有时,并不只是直接地面对文化就表示有可能理解文化,通过文化的对立项的自然来理解文化、反思文化并且进而反思人类自身,或许也是一种有效的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说,风景摄影是一种值得我们严肃对待的理解文化的途径。这种从文化的角度来理解风景摄影,赋予风景摄影以文化的观点与立场,会给我们思考自身与世界的关系带来新的刺激。而把中国风景的变化与中国自然生态的变化(更准确地说是自然伦理观的恶化)联系起来看,我们可能会更清晰地发现一些被我们忽视、漠视的东西。

  黎志祥感慨,这次维权成功要得益于自己的法律意识,勇于拿起法律武器。不过,令他哭笑不得的是,随着我州旅游业的发展,许多州内宾馆、民宿、餐馆、超市为了凸显地域特色和历史氛围,大量非法使用自己拍摄的历史新闻图片,并认为这是企业免费对恩施的宣传。他希望这场官司能够让侵权者认识到自己的违法行为,马上停止侵权。

  “姚璐(对宋代绘画风格)的挪用激活了传统,但更重要的是激活了现实,激活了对于现实的认识与想象。”摄影评论家顾铮评价,姚璐与传统对话,醉翁之意却是在当下现在。

  在展览开幕式现场,姚璐同记者讲起这个系列作品的创作经历,其实是边创作边思考的过程,最开始面对垃圾山和防尘布时,他想做的只是记录,记录中国人的喜新厌旧。后来,他慢慢发现,人们丢弃的不是垃圾,而是传统文化。作品仿宋画呈现出壮美的结构,意在探讨如何在快速发展的时代,重新考虑对传统文化拾起尊重和保护。

  同样“另类”的山水图景出现在另一位参展艺术家杨泳梁的作品中。这位来自上海的年轻艺术家以摄影拼贴画著名,他的创作一直贯穿着对城市化的思考。此次展出他带来的《川流不息》等三件运用4K技术制作完成的影像装置作品,其中,全景山水被现代城市建筑和建设工地侵蚀殆尽,汩汩倾泻的瀑布与河流引导观众全情浸入这一人造幻境。在艺术家塑造的山水大观里,山不是山,而是层叠耸立的现代高楼,郁郁植被也由建筑起重机及电线杆替换,延续了杨泳梁独具个人风格的视觉语言。

  “当代艺术不一定要追求轰轰烈烈,最好的效果是像绣花针一样持久地刺痛这个时代,引起人们对生存环境的关切和反思。”王庆松说。

  来自广东肇庆的参展艺术家张兰坡是近年来活跃于摄影创作领域的新锐。这次展览中,张兰坡带来《一块玻璃》及《韶光》系列共三幅作品,通过摄影与绘画的融合,呈现出一幅幅直逼生命尽头的死亡图景。

  在《一块玻璃》中,张兰坡以万米之上的飞机舷窗为“画布”,从透明的玻璃窗看出去,云海隔开了雾霾和红尘,但同时也充满了可以致死的低温和辐射。艺术家所要诉说的是,人们所向往的壮丽远景和诱人天宇,其实是无边的绝地,但好在我们有一块钢化玻璃,保护了知情者,也让不知情的虫儿们前赴后继地殒命其上,并不容置疑地将我们和世界一一剥离。

  通过摄影艺术探讨生死、永恒的话题,艺术家颜长江和肖萱安联合创作的《归山》系列影像也是绕不开的佳作。

  《归山》曾获2011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评委会特别奖。在这一系列作品中,艺术家让一个个野生动物标本包括豹子、鹤、猴、鹿等回归山林,但事实上它们早已失去生命,归山其实意同死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 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内容不当,请联系我们及时修正或删除。谢谢!

  生命有尽头,而天地亘古。《归山》内在的悲剧力量,首先蕴藏在艺术家放置动物标本这一行为艺术中,其次在于艺术家对动物回归后的场景进行拍摄——当动物们以标本的形式回归大自然,它们已然超越了时间,获得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永生。

  据悉,该活动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我省人文和生态环境发生的变化。活动号召大家以新青年的视角和新科技的技术手段全景展现70年来我省人文历史、生态环保、产业发展、文化旅游等方面取得的辉煌成就,以独特的视角呈现陕西之美。引导广大青少年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为建设美丽陕西贡献青春的力量。

  在颜长江看来,《归山》想要说的就是重回人类的本源,而且是站在一个巨大的空间和永恒的时间里去思考人的走向的问题。

  摄影评论家藏策认为《归山》这组影像,超越了再现的层面,也超越了图像本身,而成为了哲学家伽达默尔所指称的“象征”。

  随着社会的发展网上预订婚纱照的新人越来越多,现代人生活工作忙,不一定能够亲身去考察每家婚纱摄影机构,只能在网上来挑选,而且很方便。但是就是这样的一种方式会出现很多问题,往往在网上看到是一个样,真实去拍摄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大家就会疑问在网上预订婚纱照靠谱吗?今天小编帮助大家解决这些疑问,看看在网上预订婚纱照需要注意什么。

  王庆松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于北京。摄影艺术家,韩国综合艺术大学客座教授,成都当代影像馆艺术总监。组织策划首届和第二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曾参加上海双年展、威尼斯双年展、韩国光州双年展、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作品被纽约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美国盖蒂美术馆、英国V&A、日本森美术馆等40多家国内外知名美术馆和基金会收藏。

  值得一提的是,十佳“创意摄影师”中,网站签约摄影师、摄影工作室创始人、全国新文艺群体拔尖人才等职业摄影人占据多数。他们中不少在互联网平台上拥有较高人气,具有自带“流量”的优势,也为“伯奇杯”提供了更为广泛的传播力。

  金羊网:这次展览是广州当代美术馆摄影中心的开馆首展,您是如何想到“借山描景”这个主题的?

  王庆松:这个是我们多方讨论的结果,广州当代美术馆位置优越,就处在广州城市CBD核心,如何利用这么好的地方,做一个对大众有益而又凸显艺术性的摄影展,我们从去年底开始筹划。“借山描景”这个主题想必很多人都容易接受,中国人对山水是有情感的,无论是传统绘画也好,文学也好,山水人文,借山水抒情,是一个传统的脉络。当代影像艺术当然绕不开这个文脉。艺术家们在作品中抒发各种情感,包括对城市化的思考、对山水景观退化的失落、对传统文化的守望等等,通过一种景去描述自己的一种心情,而不是普通意义的风光照。

  金羊网:展览的作品多少都有点仿传统山水画的痕迹,这种艺术表达手法如何超越形式抵达思想?

  王庆松:首先,艺术家对景观一定要有感情,要有真切的感受。如果仅仅是一种形式化、作业式的表达就没意思了。摄影很现实,这意味着影像作品要达到艺术的高度就必须加入艺术家的个人情感和审美趣味,否则的话,摄影还不如绘画、观念艺术的效果来得直接。

  金羊网:印象中广州很少见这样高水准的摄影展,作为策展人,您对展览的效果有什么期待?

  生于89年的亚洲女孩林学慧何以在短短的1年时间内斩获10项国际婚礼摄影比赛大奖,带着这样的问题,记者对她进行了专访。

  王庆松:这次展览我们和艺术家们积极合作,用主观的态度摒弃了大众对具象事物传统客观的认知,呈现出悠远而现实的作品,以及山水与城市景观的超现实表达。把这个展览放在位于集商业和文化于一体的多功能现代都市中心的广州当代美术馆,就是希望能极大地活跃本地摄影文化气氛,和民众产生互动链接,推动广州当代影像艺术的发展。极速分分彩技巧